当前位置:主页 > 海峡社区 >
香港假HPV疫苗事件背后的中介:保险代理人的“灰色兼职”
发布日期:2019-07-28
针对香港疑似出现冒牌HPV九价疫苗事件的调查仍在继续。
7月24日,香港卫生署公布怀疑冒牌九价HPV疫苗中期化验结果,结果显示样本中不含HPV疫苗(又称宫颈癌疫苗)成分,也未发现有害杂质。其中,在一间位于观塘的医务中心检取样本的分析结果显示,样本内含常见于生理盐水中的钠和氯。后续化验结果将在八月中旬公布。
7月27日,澎湃新闻()从权威渠道获悉,此前香港海关及卫生署联合行动检获的怀疑冒牌九价HPV疫苗批次号为R018269。
自香港冒牌九价HPV疫苗事件发生后,近日,多名此前在香港加维医务及疫苗中心有限公司(下称加维医务)接种了九价HPV疫苗的接种者告诉澎湃新闻,在获悉加维医务被检获怀疑冒牌HPV疫苗,化验结果又显示并无疫苗成分后,他们向疫苗中介讨要说法,却发现在自己与接种机构之间,中间人除了有内地的私人中介,还有香港的保险代理人,以及网络医疗平台。
27日,一位香港的保险代理人在接受澎湃新闻的采访时称,来香港购买保险的内地客户中,“七八名客户中就有一名客户有预约HPV疫苗需求”,其作为保险代理人,“顺带”为部分客户提供预约服务。
但实际上,香港保险专业人员总会会长张伟良接受港媒采访时表示,保险代理人兼职做疫苗中介在香港保险业守则中并不被允许。
有保险代理人称与医疗机构签合作协议
刘黛(化名)告诉澎湃新闻,此前她经朋友介绍,找到了一名内地的私人中介预约接种九价HPV疫苗,4月23日,她在加维医务接种了第一针九价HPV疫苗;冒牌疫苗事件发生之后,她曾与该私人中介多次沟通维权事宜,该中介称自己只是上线公司其中的一个客服下线,自己的上线是一名保险代理人袁星(化名)。刘黛称,袁星为了自证其也是加维医务使用冒牌HPV疫苗的受害者,给刘黛看了其与加维医务签署的合作协议书部分内容。
刘黛向澎湃新闻提供的一份协议书显示,甲方为加维医务,乙方为袁星。协议书甲方责任部分显示,甲方需向乙方提供 “加卫苗9”(九价HPV疫苗)、接种场地、合资格的医护人员,替乙方的客户完成三针九价HPV疫苗的接种服务,并承诺“提供予乙方的‘加卫苗9’均由美国默沙东药厂香港分公司批出”,每月甲方为乙方提供不少于100套九价HPV疫苗,保证按照“0,2,6”的周期给乙方的客户接种。

香港假HPV疫苗事件背后的中介:保险代理人的“灰色兼职”

保险代理人袁星提供的协议书甲方责任页
刘黛称袁星还向她提供了协议书的最后一页,该页显示,甲方加维医务盖了公司公章,签署日期为2018年10月3日,平博体育,出于保护个人信息的考虑,平博体育平台,袁星对其个人信息打码。

香港假HPV疫苗事件背后的中介:保险代理人的“灰色兼职”

保险代理人袁星提供的协议书最后一页的部分 受访者供图
聊天记录截图显示,在与刘黛交谈中,袁星称,自己知道有部分诊所打水货针,因为有很多保险客户有这个需求,其便找部分“靠谱”的诊所预约,他也是在“再三向加维确认”的情况下,才敢预约。“万万没想到,签了合同都出事。”袁星说。
“每七八名客户就有一个有需求”
澎湃新闻对此次假冒HPV疫苗事件中的近45名接种者进行了采访,其中有10名接种者称是通过香港的保险代理人介绍,前往加维医务接种九价HPV疫苗的。
一位在香港某公司做保险代理人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其在香港全职做保险已经有三年时间。三年里,会为部分客户提供预约HPV疫苗的服务。该保险代理人称,来购买保险的客户中,“七八名客户中就有一名客户有预约需求。”
该保险代理人表示,自己帮客户预约的都是直接联系公司合作的正规持牌诊所或医院,“并不了解那些小诊所传出来的假的(疫苗)是在哪里。”
其还强调,自己只是“顺手”帮客户预约HPV疫苗接种,并不抽取费用。
另一名在某跨国保险公司上海总部就职的资深保险从业者告诉澎湃新闻,据其向香港分公司的保险代理人了解,香港的保险代理人从保单中获取的佣金费很高,最高可达100%,有些保险代理人为了扩充客户资源,会将预约HPV疫苗当作一项增值服务,招揽客户。“只是一个营销的噱头”。
“因为客户不会再单独跟保险代理人签订另外一份关于HPV的合同。”该名从业者称,如果疫苗渠道出了问题,保险公司或保险代理人也不会担责。该名从业者表示,这是香港保险行业内附带的“软性福利”。
该名从业者向澎湃新闻透露,保险代理人与接种机构之间可能存在金钱或者非金钱方面的合作关系。
其介绍,如果双方是非金钱方面的合作关系,保险代理人仅仅以中间人身份向接种机构介绍客户资源,保险代理人会将客户缴纳的定金全数给到提供HPV疫苗的接种机构;若双方存在金钱方面的合作关系,那么保险代理人会根据疫苗价格高低确定定金数额,并从客户给付的定金中按照2%或者5%的比重抽成一部分,“变成向HPV疫苗公司介绍(客户)的(中介)费用”。
保险代理人兼职提供疫苗预约服务是否合理?澎湃新闻查询香港保险业监管局官网发现,其在保险代理人的管理这一部分的内容中指出,根据香港《保险业条例》(下称“条例”)第67条,保险公司须遵守香港保险业联会发出并由保监局认可的《保险代理管理守则》(下称“守则”)。条例第68条还规定,保险公司须就其委任的保险代理人对客户所发出的保险合约及作出与保险业务有关的交易行动负责。
守则显示,守则内提到的从事或获授权从事任何特定保险业务范围、业务类别或活动的登记人士(个人代理、保险代理商、保险代理商负责人、个人代理或保险代理商的业务代表),必须只在个人能力可以胜任的范围内就保险事务提供意见,否则有需要时应该征询他代表之保险公司或委任保险代理的意见。
据香港《大公报》5月14日报道,香港保险专业人员总会会长张伟良在接受该报采访时强调,保险从业员理应“医疗归医疗,保险归保险”,保险业守则从不容许保险从业员及中介人从事其他服务,做其他兼职拉客,如为客人提供预约接种疫苗服务等,因为一旦有任何闪失,将直接影响香港整个保险业运作及诚信,他表示这种做法并不可取,与其采用这个方法敛财不如“正经专业推销保险”。
有涉疑似冒牌疫苗的中介称其上线为网络医疗平台
澎湃新闻从多名曾在加维医务接种九价HPV疫苗的接种者处了解到,除了有部分私人中介的上线为香港保险代理人之外,还有部分中介称其上线为互联网医疗平台。
截至7月26日晚,已有数名接种者对澎湃新闻表示,她们联系的中介自称自己所属的上线公司为优鲸健康。澎湃新闻注意到,优鲸健康公众号提供九价HPV疫苗预约服务,合作机构为联德医务中心。此外,虽然上述数名接种者称通过优鲸健康的下线中介预约,随后前往加维医务接种九价HPV疫苗,但优鲸健康的官网及公众号却并未提及自己与加维医务存在合作关系。
天眼查信息显示,优鲸健康品牌所属公司为长乐未央(深圳)国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长乐未央”),工商信息显示,长乐未央成立于2017年1月24日,注册资本为1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赵磊,经营范围为电子商务;网络商务服务、数据库服务、数据库管理;医疗信息咨询(不含限制项目);健康养生管理咨询(不含医疗行为)等。
澎湃新闻查询信用中国网站显示,长乐未央在6月20日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南山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目前尚未被移出。
事发后,7月27日,澎湃新闻以预约接种者身份咨询优鲸健康客服工作人员接种九价疫苗相关事宜,该名客服工作人员表示,现在可以接受预约,对于优鲸健康是否与加维医务存在合作关系,该名客服工作人员未予回应。
科技媒体36氪曾在5月27日对优鲸健康进行专题报道称,优鲸健康在触达客群方面存在渠道优势,其中包括“创始人自身在香港创立了一家医疗中心”、“与医疗保险渠道合作,已签约保险代理超过2000人”。

上一篇:烟台全域规划9个通用机场 近期拟新建栖霞长岛两个A1类通用机场
下一篇:平博体育平台:本质上是一种伪精美生存


主页    |     海峡社区    |     本网动态    |     食品安全    |     平博体育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平博体育 版权所有